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环球资讯网 > 基金 > 争议“金诚模式”

争议“金诚模式”

发布时间:2018-6-19   阅读:660492 次

本报记者 朱艺艺 上海、杭州、湖州、丽水报道

投融资新“局”

一些被惯用的投融资手法,正面临新的合规性要求。不同的市场主体正在不断寻找与新监管思路的平衡。21世纪经济报道追踪最为典型的投融资案例,试图寻找“调和”过程中的资本故事……(李新江)

导读

一系列金融手法,在去杠杆的监管思路下,尤其是“资管新规”发布之后,未来如何进行合规性的认定,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毕竟,同类的投融资模式在过去地方政府、企业与金融机构的默契中,一度十分普遍。凭借相关优势,金诚集团亦是不少地方政府的座上宾。

紧邻杭州运河财富小镇的登云路43号,坐落着14层楼的金诚大厦,“港股唯一一只特色小镇概念股”金诚控股(01462.HK)母公司金诚集团就坐落于此。

4月下旬,金诚集团旗下5家私募机构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杭州金仲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浙江金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金转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在浙江证监局开展的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中,出现不予配合的情况。

作为特色小镇模式最典型的一家企业,金诚集团运用“PPP+产业化+金融化”等工具,在投融资市场长袖善舞。

相比一般PPP项目10年以上的漫长运营期,根据记者查阅公开数据显示,金诚旗下一些投向PPP项目的私募产品,融资期最短可达24个月,而 7%-8%,甚 至 个 别 高 达 10.5%的年化收益率,也让人好奇背后的收益逻辑。

连日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杭州、湖州、丽水,既看到建设顺利的“亚运小镇”(吴兴区文体中心项目),亦有遂昌电商智慧园,在开工典礼一年半之后,多数地块仍是一片荒地。

对于“PPP+产业化+金融化”模式,6月15日下午,金诚新城镇集团副总裁叶恒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采访时提到,“PPP模式只是金诚特色小镇业务的一部分,我们的核心还是公私联营。”

在PPP市场由“狂热”转入“冷静”的下半场,复盘金诚模式,或许具有更深刻的现实意义。

59个特色小镇?

在金诚集团官网,仍在讲述 “一只小龙虾撬起一个特色小镇”的故事。

就在6月13日,金诚集团参与第十八届中国·盱眙国际龙虾节,其宣称拟投资70亿元的盱眙龙虾小镇,采用的就是“PPP+产业化+金融化”的模式。该小镇是江苏首批申报成功的特色小镇,入库江苏省2017年度第三批PPP项目。

新增特色小镇的名单还在增加。5月22日,金诚集团还与福建福鼎市政府签订了闽东之光小镇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预计投资30亿元。

金诚集团早年为政府地方债融资起家,到转向特色小镇项目,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已经风生水起。

公开信息可知,2015年7月22日到2016年8月22日,金诚集团拿下了35个新型城镇化项目,签约总投资额1800亿元。截至2017年9月,其拥有59个特色小镇项目,布局在浙江、 江苏、湖南、贵州、福建、江西、湖北、河南、安徽、吉林十省,金诚自称“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预计到2018年底,特色小镇总资产将超过3000亿元”。

其中不少堪称大手笔。

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也在2017年8月的金诚财富“西湖论金”苏州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例如张家界天门仙境小镇,定位文化旅游,总投资193亿元,政府投入60亿元,企业投入130多亿,除了15%的房地产开发,我们也希望把后续的酒店、文化旅游等板块做起来。”

在杭州、苏州设立双总部的金诚集团,目前,已经拥有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6家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1家基金销售公司金观诚,此外,拥有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01462.HK)及新三板太悦健康(832227.OC)、丽晶光电(831777.OC),多伦多交易所上市公司D-BOX和韩国创业板上市公司Fantagio等5家公众公司。

2017年7月,金诚旗下的新城镇投资集团以193.17亿元累计中标金额,成为当月全国前十PPP项目榜单中唯一一家上榜的民企,位列第四位,其余中标的社会资本,清一色带有国资背景,如中国铁建、中国中铁、中国交通等。

对于此前被市场质疑的5700亿元订单数额,叶恒称,“5700亿元只是所有战略框架协议的合计数字,目前实际操作中也就几百亿规模,59个小镇中,目前在建运营的小镇为24个。”

“资金模式”寻因

第一个问题显而易见,从金诚集团的现有资产来看,并看不出谁是真正的“现金奶牛”。

以港股上市主体金诚控股为例,2017年营收为7.4亿港元(约合6.1亿元人民币),税后利润仅36.9万港元(约合30.26万元人民币)。

新三板公司中,太悦健康2016-2017年连续两年亏损,2017年净利润为亏损1710万元,丽晶光电2017年净利润为亏损383万元。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有象视频、房地产、金诚之星等板块,从2017年才初有雏形。酒店业务中,除了太悦品牌落地外,Young、J-Hotel及梵摩等酒店品牌,均为待建项目。

在这一背景下,金诚集团旗下6家私募基金机构及1家基金销售公司的作用,开始浮出水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金诚集团旗下6家私募机构合计发行了超过310只私募产品,其中,浙江金观诚财富合计31只;浙江金诚资产有47只;杭州金转源投资有71只;杭州观复投资有109只产品,新余观悦投资有30只产品,新余观复投资有31只产品。其中大量产品投向PPP项目,部分PPP项目涉及的投资基金,从1号延续至10号,甚至20号。

仅以浙江为例,金诚覆盖了湖州亚运小镇、遂昌农村电商创业小镇、金华磐安石坑里安居项目等PPP项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针对湖州亚运小镇项目(吴兴区文体中心项目),湖州吴兴区财政局100%控股的湖州吴兴南太湖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与金诚集团旗下的浙江金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了项目公司湖州吴兴兴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根据天眼查信息, 其中南太湖建设投资认缴1.12亿元,金诚资管认缴12.3亿,到了2017年12月29日,南太湖建设实缴出资1.012亿元,金诚资管实缴出资11.09亿元。

那么,11亿元的资金,金诚是如何募集的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针对该项目,金诚成立了吴兴文商综合体发展私募基金1号-5号,1号成立于2016年8月,资产管理人是金诚资管,5号成立于2017年11月,资产管理人是杭州金转源,但是从公开信息,无法获知募资总额。

对于参与PPP项目的资金来源,叶恒称,“使用自有资金、集团支持资金、私募基金募资合计占比30%左右,银行信贷、信托等金融机构融资在60%-70%左右。”

叶恒解释,金诚做特色小镇的逻辑在于,“首先是为地方政府提供资金,其次是与一些国企央企合作参与投资建设;再次,我们做特色小镇的核心还是在产业投资,体现为这些小镇配套金诚的文化、教育、酒店、医疗健康等产业板块,我们做的80%-90%的都是以旅游为核心的特色小镇;然后再寻求资产证券化等退出方式,此外,也有一些公益类的项目吸引政府方,并不仅仅局限于建设过程”。

争议投融焦点

倘若私募募集为项目资金的重要来源,资金的流动模式,成为第二个关键问题。

以金诚集团旗下“金诚逸”理财APP平台中推介的10个特色小镇项目为例,年化收益率最高可达10.5%,项目融资期限最长达到102个月,而短期的仅24个月,年化收益为7%-8.5%,通过年付或者半年付的方式进行结算。

这就带来一个具体问题,回报率如何实现?

6月8日,一位浙江PPP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般的PPP项目,项目资本金比例在20%-30%,在这个比例中,政府出资10%左右,社会资本出资90%左右,项目合作期限在10-30年之间”,他指出,PPP项目以项目建设期的利润为主,投资回报率较低,“投资回报率超过10%基本上没有,超过7%也很困难”。

叶恒称,“目前金诚参与的PPP项目,给予投资者的收益不是简单来自政府回购,而是来自政府补贴+政府回购+合作伙伴的让利”。其举例指出,“除了政府的补贴和回购,我们通过公开招投标的形式,找一些国企或央企,甚至一些民企合作建设,比如房建的利润在15%左右,道路市政的利润可以达到20%-30%,那中间是不是可以给我一部分让利?”

他认为,在参与项目过程中,也存在不同程度的资产增值,“我们去年在岳阳拿了一块地,成本是75万/亩,但是现在周边的地价是150万/亩。”

不过,在资管新规的背景下,这一项目是否涉及资金错配,则是其合规性认定的关键。

根据记者了解,部分短期基金并不表明具体投向标的,而是注明投向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行的以及浙江金观诚财富代销的中、低风险私募基金产品。

有业内人士认为,“估计有资金池,涉及资金错配,相当于24个月到期之后,再去找新的项目去续,不仅涉及自融自担,而且涉及借新还旧。”

值得一提的是,即将被纳入上市公司金诚控股的关键节点,金观诚财富却遭遇了暂停半年业务的处罚。

5月23日,浙江证监局官网披露,浙江金观诚财富(工商登记名称已变更为“浙江金观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存在借用关联方经营场地销售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责令其改正并暂停6个月的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

就在前一天的5月22日,金诚控股公告称,拟以800万港元(约合651万人民币)收购金诚集团旗下金观诚财富。其综合资产净值约2800万元。

6月8日,一位购买了张家港韩国特色商业街项目私募产品的投资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投入了100万,将于2019年4月到期,但是至今未收到任何关于项目进展的公告。

对于高年化率如何实现的质疑,叶恒称,“有一部分股权基金产品,比如周期是5-7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每两年设置一个开放期,投资者以当时的估值退出,会有其他投资者开放赎回;而一些债权基金产品,我们也有很多资金来源,比如一些在建工程,我向银行抵押后,可以从银行获得一笔钱,然后把投资者的钱还了,然后实现投资者退出”。

项目进展调查

作为投融资活动的核心,项目进展无疑是资金回笼最关键的信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相关项目,试图还原金城集团特色小镇业务发展的一个缩影。

6月11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走访位于湖州吴兴区政府南侧不到1公里的“亚运小镇”(吴兴区文体中心项目)。

现场可以看到,该项目的主体建筑已经基本完工,烈日下,不时有运输建筑材料的叉车进出,三三两两的工人正在外墙施工,而内部装修及绿化也在完善中。

现场,一位来自中建八局的项目部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金诚是甲方,该项目由中建八局二公司负责具体建设,预计8月底完工”,“项目基本进入尾声,现在项目部已经撤了,但是还有部分尾款还未支付。”

6月12日,一位湖州吴兴城市投资发展集团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政府这边以出让土地的形式入股,土地价格在1亿元多,没有现金出资,待项目建成的8-10年之后,才会视运营情况考虑是否回购”。

而对于实际投资额,上述人士称,“以项目的审计结果为准”。

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目原本在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的PPP项目库当中,但是目前已经查无结果。6月13日,该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存在入库后被调出库的情况,一般是项目条件没有达到一定要求,具体需要咨询地方财政局。”

6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走访位于遂昌县上江竹炭园区的遂昌电商小镇,前往小镇的路上, 随处可见电线杆上金诚“改造城市 幸福人生”的蓝色标牌。

不过,记者在现场看到,早在2016年12月底举行开工典礼的电商智慧园,除了部分河道和小镇客厅有7-8位工人在作业,其余地块仍是一片荒地,塔吊悬在空中,一些地下的钢筋裸露在外,如同猛兽的牙齿。

根据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的PPP项目库,该电商小镇项目是示范项目,一期总投资4.46亿元。

2016年12月21日成立了项目公司遂昌金泽电创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9000万元。其中,政府方浙江遂昌东城建设责任有限公司出资900万元,持股10%,社会资本方杭州金诚新城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新余观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出资7200万元、900万元,持股80%和10%。

“在PPP合同里约定得很明确,政府这边在项目期内无偿提供土地给项目公司使用,但是产权归政府,建设用地批准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选址意见书等和土地相关的一切证件, 都归在东城公司名下”,遂昌县经济商务局的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与对外宣传的2016年底就举行开工典礼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该遂昌县经济商务局人士坦言,“2017年5月正式签订PPP合同,2017年9月正式开工,现在过去7个月,完成的工程量确实和规划中有一定差距。”

该人士还透露,“电商小镇一期总投资4.46亿元,如果把征迁的费用剔除,建设成本在3.59亿元左右,但是现在实际投入不超过2000万元。”

(编辑:李新江)


CopyRight© 2011-2015 zgqy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环球资讯网  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 18611682146 18612878329  13718459036   QQ:2754868060 QQ:2563761688

备案号:京ICP备1300688